阿赛克

暂时是一条17,所有cp宁拆不逆。

【沈炼个人】魇鬼(无CP,求捉虫)

这是一小段对结尾的想法,沈炼说的话绝对小于心里想的,剧透慎。

也当做是接下来另一个脑洞的初级成份吧……

===========================


锋利的刀锋沁了寒光直嵌进皮肉,嘶吼隐匿进阴光找不到的黑雾中,骨血混淆,早被潮湿侵蚀的霉木混了腥气,剩下的全是作呕。

只有割裂的剧痛,沈炼不再有一丝力气去拔开身上的四把绣春刀。

杀了赵靖忠并没让沈炼活得好。

绣春刀上溅起的血迹好像怎么都化不开,他闭上眼就能看到大哥和三弟,当他想抬起被割的只剩白骨的手去拥抱他们时,他们却双目圆瞪流出血泪,往后退直到掉进一片黑深渊。

他声嘶力竭地唤着大哥三弟,声音却荡回自己的耳边,回响越来越大,直至他除了混杂的叫唤什么都听不见。

当他泪流满面地从床上惊恐翻身摔到地下,才能意识到这是每夜都在折磨着他的魇鬼。



白天沈炼大部分时间陷入沉默,对于张嫣的询问他只能如实回答——没有睡好。

周妙彤和张嫣住在同一间房同出同入,也不再拒绝沈炼的一切物质赡养,除了女子饰物,她说她只习惯用她自己的。

崇祯接下来放的线钓的鱼似乎都牵出了金兵,都城的波澜向来停不过三天,沈炼则当之入耳而不思,接下来的日子他只想用来想念他的兄弟,想一起喝酒,想大哥给他和三弟整装,想叠在桌上酒坛边的三个腰牌……

沈炼想掏出唯一带出来的回忆物,却发现它不见了,并且他完全没有一点关于遗失物件的记忆。

一切都荡然无存。


当夜,绣春刀再次凌迟了他的血肉,远方有一处血红色的身影,他认出来了,那是周妙彤。

她站在远方,一只手抱着严公子的头,另一只手用他的一字弓不断地朝他射箭。

遍体凌伤,他又一次死在梦里。


也许这辈子他逃不掉了。


暂完

评论(2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