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赛克

暂时是一条17,所有cp宁拆不逆。

【龙蟒獒】道哥最近怎么样了(楔子+正文1.1,电影学院AU轻松日常向)

DC群的基友叫我赛克,all獒群基友叫我17,所以大家叫我17就好了,至于其特殊意义……不用细想= = 

这篇应该只会搞暧昧吧,正文里不会有肉的,但是打了龙獒蟒獒和all獒tag,所以感情线肯定会走的……

电影学院大学生入学到毕业的故事。

一方面是怀念俺的大学日常了,另一方面想锻炼一下意志……

文的名字源自伍迪艾伦的初编作《猫咪最近怎么样了》,但是故事可完全不一样的哈哈哈……

大纲是列出来了可是我一直的写作通病除了语法差还有就是不好控制篇幅……尽量每天更……尽量……【现在工作太忙……

感谢各位的支持,希望各位多方关爱多评论,评论就是百万动力!

鞠躬退场。

=======================================

楔子

旁友,听说过艺考吗?

部分人的印象中,艺考就是一群穿着苏格兰长裙或者背带连体裤加贝雷帽的少男少女背着大画板挎着工具箱在一房间里围着石膏考试;又或者年轻的姑娘们扎个包包在脑后一个个排着队穿着一样的紧身衣进房间跳基本功;再或者站在钢伴老教授旁紧张地随着音乐唱出所有考试的技巧。

而其中较特殊的,则是以“成班人数用手数,成系人数脚就够”的人才稀少特色在一部分学校屡屡被遗忘的电影电视专业,该专业招生时文化要求不低,专业要求不高,面试官除了要求门面明朗,还要求其在思想觉悟上创新意识上得“上道儿”,至于什么是“上道儿”,那就是对不对其口味,思想顺不顺我国电影电视发展的路子,当然,要是本身专业实力够硬的底子人才,那也是爱不释手的。

但每个学校都设立有不少艺术专业,纵使再想全面发展综合飘红,时间久了也难免某些人多的专业人才涌动根根冒尖儿。

电影学院P大曾以电影导演系出了几代顶级优秀的导演而闻名,然而近些年却因为鲜肉效应涌进一大批青春靓丽的俊男美女,乐坏了播音表演系的系主任,而电影导演系则困在市场危机——利益至上烂片辈出无人看好的窘境中,愁坏了出差的系主任刘国梁,直到月光督导孔令辉电话提醒他今年的招进他们系的考生有几个特别亮眼的人,才让他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

于是,闻名全国的电影学院P大在其主攻专业——电影导演系沉淀几年后终于迎来让学校导师满怀希望的人才,虽然几个月之后他们会发现这几个人才爱的同时也免不了闹他们心,这事儿先放着,眼下正是九月份开学季。


第一章 军训搞不搞 1.1

开学报到日的车流向来是每个学校的每年一盛景,在那些带国际交流班的贵族学校,每年这个时候简直就是豪华车展,由于P大校风倡导开放自主所以从来没有起过校门,车队便经常堵死道路阻碍交通。

于是,P大一声令下,隔开了入口严禁汽车送入,被吩咐来迎新的师兄师姐们则眯着眼在校门口的太阳伞下成排坐着接新生,而相比之下向来俊男美女多的学院如传媒学院的接待咨询处则吸引了最多的目光。

较之往年的录取量,电影电视系今年可算是十分乐观,寄出的合格证足达三百多张,最后通过文化分线的居然足一百五十多个人,能分三四个班了。

电影导演系学生代表在招待处眯着眼,她被吩咐来接待下午报到的同系小师弟小师妹,然而快被热掉一层皮了,也没等来一个新生,远远看见一个白亮亮的身影向这边走来,行,肯定又是播音的。

马龙出门前特意留意了下午太阳的暴晒程度,穿了一身白衬衫休闲裤来了,在车里告别了感性过度的龙爸龙妈,从车后箱搬出箱子回身保持他最轻松的笑容送走了二老。

来P大之前他踩过点,而且有熟悉的哥哥在P大表演系,对这里他并不陌生。

他乖巧地去招生处报道,脸上依旧是从小到大最能讨到糖的表情。

“你好,我是电影电视系的新生马龙。”

马龙笑得跟涂了反光漆一样灿烂,代表觉得有点睁不开眼,偏头避光却看到旁边播表的代表和新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优质男,心下爽得飞起。

“你好,我是你的同系学姐,请在这几张单上找到你的名字和班级然后签个名。”代表看见马龙伸出的手,果然人品气质跟手貌是成正比的。

“签好了学姐,我住宿的地方是?”

“你之前有找过同学约住选宿舍嘛?”

“没有。”

“那你等会儿我给你拿住宿表。”

代表站起身蹲去身后的书包里翻文件,刚蹲下去就又听到一个低沉的听起来拽到二五八万的声音。

“电影电视系在哪里啊?”

听到是自己同系,马龙回头看过去。

巧了,是个不怕热穿了一身黑的家伙,再一看脚踝还挺白的,再看看脸……哟呵!长得真好。

张继科也看马龙,心里想这家伙穿一身白快把他眼睛闪眯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本来就天生长得困。

电视电影系来了一黑一白,招了全场的眼。

学生代表看见张继科的模样,默默掏出手机记录了同框。

“电影电视系这边!”她站起来扬了扬手中的住宿表,招呼张继科过去。

张继科签名,马龙开始单里找宿舍,他多了个心眼儿,往旁边瞄了瞄正在狂书的签名。

张继科。

好名字,马龙耸肩,继续找。

八栋,E座,419房。

什么鬼房号。

再一看舍友名单,许昕,马龙……张继科。

笑出声,他等旁边的张继科签完,走过去把名单给他看。

“咱俩住一起。”

张继科顺着他的手指看字,就看见挨着自己的两个名字。

“你是许昕还是马龙?”

“马龙。”

“张继科。”伸手。

“我知道。”回握。

学生代表内心认为今天下午是福利,回去有拥抱导师的想法。

马龙和张继科拉着箱子往校内,走前学生代表突然想起一件事,喊住他们。

“许昕上午已经来报到了。”只是她不在,不知道许昕长啥样。


从报到处到宿舍有一段距离,马龙本想着自己熟带着张继科往大道走,大路好拖箱子,结果路上还有其余学院的新生成大批队涌在他们周围,似乎还自恋地感觉到些许被人工挤的嫌疑。

马龙,你知道还有其他路可以到吗?

张继科手臂上被人蹭了汗水,一脸嫌弃。

知道。

但是路远一些……

马龙看见张继科站直了不愿挪一步,只能拉着他往旁边小道里窜。

小道上果然没什么人,他见张继科眉头舒展笑若春阳,就想去做个阳光boy跟他社交。

张继科虽然长得看很好,但神情起来懒懒散散的,还不爱笑,第一眼让他觉得有块冷漠的牌子挂着。

然而发现他的嫌弃汗水后就莫名其妙从皱着的眉头里看出一点老农民撒娇的意味……

马龙赶紧回神,打个哆嗦不再脑洞。

反而张继科先开始问他面试抽签抽了什么题,随后两个人大谈考题之坑就这么到了目的地。

“扒衣419,完了马龙,开学第一天你就开房。”哼了一声。

“那也是跟你开房,你脱不了干系。”马龙礼貌性敲了敲门。

没人回应。

张继科一拧扳手,居然直接拧开了。

打开门,发现门内宿舍干净整洁,尤其地板,还带了点刚洗完的水印。

张继科和马龙顿时高兴得不得了,听见宿舍的独立浴室内不断传来水管喷射的声音,两人心花怒放。

看来许昕是个爱干净的室友。

张继科去敲浴室的门,没有回应,发现门没关上,手一碰直接就打开了。

赠予他的是迎面而来的水柱。


哎哟卧槽!


当时许昕正卖力地清理墙上的蜘蛛丝,塞着耳机戴着口罩和墨镜。

他上午来的时候宿舍脏得一塌糊涂,想着下重本一次性先搞好以后可以偷偷懒,他正刷着最恶心的浴室门上的青苔,一个人莫名其妙就开了门了,吓得他粗口都出来了。

水花骤停,然而张继科已经湿透了,僵在门口。

马龙听见突然增大的水花声时已经本能地后退了,结果就眼睁睁看着张继科被瞬间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忍住笑摊的冲动,想到跟这娃以后的日常见面频率不低,他迅速开箱把新毛巾抽出来给他擦脑袋。

新的,没人用过。

马龙怕他洁癖犯,解释了才敢给他擦,然而张继科这会儿还没从水中清醒。

对不住啊哥们儿!我没听见!

许昕摘了口罩扔了水管过来看,心下觉得哎哟喂朵好看一人儿啊就这么遭了罪。

你是许昕?

马龙伸出一只手,笑出糖。

对!我许昕,你们是马龙和张继科?

许昕回握,回赠阳光。

“马龙。”紧了紧手。

张继科没说话,他已经擦掉了多余的水,眼睛死盯着还没弄干净的浴室。

“剩下的我来吧许昕。”他撸起袖子往浴室走了进去,并拒绝了马龙要求的陪同。

许昕笑了笑,决定不说出以后要偷懒的小算盘。


等张继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浴室就差把墙粉刷一遍了。

“我得洗个澡。”他从箱子里翻出衣服,“浑身蜘蛛丝蟑螂屎。”

许昕也想洗,但奈何硬件设施不配合:“没热水啊。”

“冷水一样。”他就这么进去了。

马龙见许昕看自己,耸耸肩,他已经把认识张继科的过程全交代了,这会儿他还是自己收拾自己的衣服先吧。


等张继科裸着上身从浴室出来,房内的两人注意到他身上的华点。

“你有纹身!”异口同声。

一双翅膀。

随着张继科举起的擦头发的手一边动一边拉伸,看起来酷到没朋友。

张继科有些不好意思,说是自己最近刚弄好不久的,顺便同意了舍友提出的摸一摸的要求。

马龙和许昕就这么一前一后打量着张继科的纹身。

张继科觉得下身包着的浴巾在往下掉,忙一手揪住。

而此时刚刚开门晾地板的二人没想起门还半掩着。

同学你好,你要排插吗……在插呐好的吧。

这多么熟悉的话,几乎是每个大学宿舍的标配。

进来的男同学也不知道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什么,反正一看见两个人汉堡一样夹住了另一个躶体的肉时他就跑路了。

尔后一个多小时张继科都不想接近马龙和许昕,默默铺床。

直到三人都收到同一条信息。

班主任通知晚上七点在某教室开会,这会儿他们才知道他们三个人还是同一个行政班的,这下真是天天都得待一起了。

马龙耐心地拍了拍背对着他假装睡觉躺床上的张继科,让他们一起去充校园卡,后来二人才感谢他得亏他熟悉套路,提早带着二人去充才避开了充卡大军没日没夜的排队。


晚上的会议其实很简单,自我介绍互相认识并且被通知三天后开始入学军训。

在相互认识同学的过程中,419宿舍的三个不仅因为其综合实力杰出收到关注,还因为排插事件的暴露而在班里被人认了出来,之后他们得知了卖排插的叫方博是隔壁1班的娃,至于怎么想办法让方博儿变成万人怼的这事儿不重要,不表。

步入大学的第一天,每个人其实都很兴奋。

那天晚上在宿舍,新鲜的大学生们迎来了大学的第一个断电,第一个楼与楼对喊,第一个宿管阿姨的记名,第一个不眠的夜晚……

宿舍的床是上床下桌,许昕居一边,张继科和马龙在另一边,这会儿张继科躺在床上刷着手机,时不时看看阳台外头打电话的马龙,又看看书桌前打单机的许昕,挑了挑嘴角。

一切还算不错。

他翻身向外,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马龙打完电话回来看见张继科床上的手机灯不亮了,向许昕说了句早点睡,就爬上了自己的床。

听见舍友们都爬上床,许昕关了游戏,检查了下宿舍门的锁,也爬上床。

呼吸声逐渐均匀平和,即使外面仍有学生在闹也不影响419今晚不过夜生活。


tbc


评论(22)

热度(304)

  1. cloudssky阿赛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