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赛克

暂时是一条17,所有cp宁拆不逆。

【龙蟒獒】道哥最近怎么样了(正文3,电影学院AU轻松日常向)

本章主角隆重登场,然后标题灵感是源于好基友勤奋感人的阿喵太太 @喵大王ˊ_>ˋ 爱你哦~

无关真人。lo主站的是龙獒,蟒獒,all獒。
电影学院的校园AU,龙獒蟒的大学日常。
tag主要是all獒,所以会有感情线,但没有肉。
感谢各位评论的小天使!


=====================================

第三章  汪大王


最近的P大很躁动。

临近十月,校内充满了放假回不回家诸如此类的经典问题。

大一新生过了最初几天对大学课程的兴趣期之后热情逐渐消减,高中紧绷过后精神会放松甚至放松过度,在理论课占比重较大的大一,上课点头打瞌睡或者睡趴一片的现象很常见,于是七天小长假的缓和期来得很及时。

大部分学生还是选择回家的,毕竟自由时间长,钱耗得也快。


张继科不打算回家。

在放假前一周他难得想起了要动手开始拍片,打了电话回家说放假待学校有事,然而对着电脑老半天了,他也没想到该怎么入手。

他在电脑上码字码了又删写了又改,创作畅想一到手上要下笔的时候就变得难以凝聚成字句,这种状态现代人一般叫脑洞太大。

他趴在桌上只露出眼睛去看隔壁抄写各类文件的马龙。

龙仔你回不回家。闷闷的声音响起。

“可能不回吧。”马龙说着快速抄了几行,又停下来转过头去看闷闷的张继科,“陪你啊。”

一阵诡异的沉默。

“噫噫噫妈妈这两个人好可怕啊gaygay的诶我觉得我好危险喏!”坐在床上打游戏的许昕全身缩成一团在床上噫来噫去,收获张继科一个卫生球。

你回不回啊大蟒。马龙笑着问他,眼里有刀。

“不回吧,我接了活。”

许昕盖上电脑,从床上蹦下来,结果破功腰磕到桌角嗷嗷叫。

都不回就好。张继科心里想,要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写脚本他还真是觉得有些凄凉。


然而真的到了国庆假期,也根本是只有他在宿舍。

学生会要搞院系学生会联谊,马龙被会长带着到处溜,第一天就从早忙到晚,甚至忙到晚上回来手机电居然都还剩百分之七十九。

许昕则是戏剧表演社有几场演出,社长特安排了他到现场录制视频供以后社员们分享,早早就去现场拍花絮了。

到了放假第二天,张继科难得早上九点多就起了床,叫了几声也没人应他,想继续躺回去睡,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坐到桌前打开文档,脑子还是一片空白。

不是说陪我么。

不愿意承认自己寂寞了不太高兴,张继科换了衣服准备出门散散步。

出了宿舍楼发现整个校园人也不太多了,出入的都是成双结对的小情侣,腻歪在校园的每一个活角死角,看得人好不愉快。

张继科往后山走去,打算去开学的时候马龙带他走的这条道,这里人烟稀少适合他泄气,然而他一边走就一边觉得自己的思路就像这条小路一样窄。

走了好一会儿,他隐隐约约听到前方有人声,心下更是不太高兴,就想回头,结果一个女生高亢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你看!他的腿都断了!”

女孩子的声音满满都是心疼和可惜,像是看到了极其心爱的东西受到损坏一样。

腿都断了?被好奇打败,张继科往前走了走。

然后他就看见一对小情侣,女生蹲在地上看着树丛深处,男生则站着帮她打伞还牵着她的手,看见张继科走过来,似乎看到救星。

“同学你好,你能帮我们看看小狗的伤势吗?”女孩子看向他,眼睛亮亮的。

小狗?张继科有些讶异,他蹲下往女孩子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一只大概他两只手掌大的白毛球,正蜷在树丛里发抖。

我们俩都狗毛过敏。男生弯下腰,向张继科解释为什么他们都只敢在边上站着。

张继科盯着小狗好一会,伸手过去想探探小狗的体温,小狗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子看了他一眼,抬起小鼻子在他之间嗅了嗅,又伸出小巧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呜咽了几声,声音极小,只有张继科听到了。

“他的腿刚刚露出来了,好像变形了,我觉得他受了伤。”女生站也不是蹲也不是,焦急地想亲自爬进去却又不敢进去,只好求助于唯一能解决她心焦的张继科。

张继科感觉到小狗朝他的手靠了过来,有只爪子已经搭上他的手腕,他手往外拉一点,小狗就蹭出来一点。

脆弱的生命在顽强地寻找一切生机,而此刻张继科的手柔软又温暖。

他轻轻使劲,把小狗从树丛里抬了出来,为了减轻对小狗身体的压力,又把小狗抱在了怀里。

身上沾了许多淤泥和树叶,小白狗浑身都在发抖,却蹭在张继科怀里摇尾巴,睁眼睛看着张继科,即便张继科并不能读懂人类以外的生物语言,可是他却无法拒绝这种被依赖的满足。

在看见小毛球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时他就有了打算。

“我会带他去治疗的。”

见小情侣盯着小狗想抱又不敢抱的样子,张继科对着他们说。


尔后他直接打车去了离学校最近的一间宠物医院,医生是个年轻的男人,检查了小狗之后立马开始安排手术。

这是你的狗吗?

不是,我捡到的。

很感谢,你愿意出手术费,是决定要养吗?

……我还在考虑。

医生向他点了点头,跟张继科温馨提示如果不是他的狗他可以在等候室坐着,不一定非得在身边看着手术。

张继科想看时间,下意识拍了下口袋,却发现手机没带出来。

原地踌躇了一下,张继科还是决定进去。

萌物上瘾也是病。张继科苦笑,这病发作得太及时。

骨折手术很漫长,张继科看着小狗打麻醉,盯着他的小眼睛慢慢闭上,一瞬间他想了很多。

直到手术成功结束,小狗也夹了小夹板,张继科才靠过去撑在手术台等小狗醒过来。

他伸出手指轻轻地摸了摸毛绒绒的脑袋,感受到指尖的体温,他想到了因为流浪狗的伤而心焦的小情侣,想到了年轻却负责的男医生。

等了很久,小狗才呜咽着睁开眼睛,刚睁开就去找张继科的手指,身上还不能动,就用小脑袋瓜蹭了蹭。

真会撒娇。张继科和在除虫除跳蚤的医生都这么觉得。

“我会养他的。”张继科向医生保证,年轻的兽医笑得特别开心,跑去仓库里拿了狗碗狗绳狗奶粉给张继科,握着他的手说要送他。

“你这样店哪儿开得下去啊。”张继科哭笑不得,最后医生给他打包硬要送,他就接受了下来,却等男医生没注意偷偷把几张粉红大钞压在了办公室的水杯下面。

临走前他对医生提了个请求。

我能来你这儿拍个片嘛?张继科抱着小狗,一人一狗都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发射电波。

他人长得好看,这种眼神一般对任何人攻击力极大。

医生觉得张继科那边阳光很亮很刺眼,发着呆没太听清楚他要拍的是X光还是啥片就答应了,直到张继科拿了他名片走了才想起今天多云。



然而回学校的路上张继科就忐忑了,并且选择了搭公车的方式拉长了忐忑时间。

带一只小狗回宿舍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他想起自己并没有经过马龙和许昕的同意,脑子一热就被狗眼珠子萌杀了。

他想了很多开口的方法,按理来说他俩应该都不是有动物恐惧的人。

小狗麻醉未过一路晕车,在张继科怀里睡得不醒狗事,而隔壁坐着的高中生手攥着损坏的耳机小声公放手机上的电影,这让他又想起了自己手机没带。

没过多久,张继科发现了个很有趣的事情。

电影里的演员操着蛤蜊味儿的口音喊着“道哥”,喊一声小狗就翻一下耳朵。

道哥,道哥,自己给自己取名儿。

半醒的小奶狗打了个哈欠,张继科趁机手指一戳戳进它嘴里,小狗仰脑袋半天咬不动,就含着手指又睡了。

回到学校时天色已晚,由于手机不在身边,他觉得自己可谓是失踪了一天。

马龙和许昕应该还没回来吧。他这么想着,结果走到宿舍门前的时候发现门开着,露出一条缝,透出室内的灯管光。

把小狗往薄外套里一塞拉链一拉包得严严实实,推开了门。


马龙和许昕其实回来的还算早,十二点那会儿马龙推了学生会的饭约赶回来陪张继科吃午饭,结果电话没人接回来宿舍也没找到人,他桌上的电脑却开着,上面是空文档一个字儿也没有,就一直等到一点许昕抱了两盒烤肉回来。

谁都不知道张继科去了哪儿,电话也在宿舍放着,两人就这么不安地一直等到晚上六点多,有人开门就看见张继科回来了,脸上看起来很累很困,虽然他平时也长得困,可这会儿本来打算要质问的两人似乎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开口。

你……

马龙刚开口,就听见了一声极其软糯奶萌的声音,很明显,这声音不是张继科发出来的。

紧接着两人就看见张继科的胸在动!

异形啊!许昕脑中闪过电影场景。

一颗毛绒绒的白色小脑袋突破重围,从领口蹭着张继科的下巴钻了出来。

嗷!嗷嗷!

晕车的小奶狗醒了,化身高调的道哥正式登场。


三人的晚饭是对着宿管阿姨撒了很久娇才给加热的烤肉。

饭后张继科给道哥顺了很久毛,而小奶狗对陌生环境似乎一点都不紧张,马龙来揉揉它也蹭头,许昕来牵牵他也伸爪。

道哥以后会很黏你的。许昕一脸被征服的慈爱表情跟道哥逗来逗去,他自己家里也有只斗牛,就是以前太宠了现在在家里跩跟老子一样嘚瑟。

粘我有什么不好。张继科的手指又被小奶狗咬着玩,跟许昕一样满脸慈爱。

马龙贴心地去查阅了各种科学的比熊饲养小贴士,他自己估计也没意识到自己这股啥都想顾全的心思有多接近一个爹。

眼下,三人对“419的三个家伙养了只狗”这种事实已经供认不讳了,萌物上瘾症由张继科感染到马龙许昕得到顺利传播。


深夜,张继科仍带着眼镜在电脑前飞速地码着脚本,道哥趴在他腿上睡得很平稳。


tbc


评论(18)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