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赛克

暂时是一条17,所有cp宁拆不逆。

【ALL獒/獒中心】吞噬(正文03,AU,喜剧/惊悚)



本章很drama而且超字数了,现在总算把主要人物和主线出完了……

全文以20岁奶狗人设的张继科为中心CP为all獒,但只走暧昧向,依旧不会有肉,大家可以当小破片看。

这篇文是我Q和我一边聊一边鼓励我的情况下产出的,还有我可爱的阿泽,祝我泽和我QQ活蹦乱跳高高兴兴一辈子!

无关真人,谢谢大家的厚爱和评论,鞠躬!

tag我就跟道哥一样,由于接下来出场的人会越来越多,出现了哪个新CP我就加上哪个吧,如果大家觉得不妥请私信告诉我。

封面侵删,源自微博和lof。

=====================================

前情提要


即将要被开除的大学讲师许昕在最后一节公开课生上认识了神秘的旁听生张继科,张继科开口便要求与他同去神秘凶宅“庄园”探险,考虑到危险性并没有答应的许昕被张继科带到学校废弃的运动馆,张继科唤出恶灵告诉许昕他不是随便说说要去的,许昕终于找到传说中的灵媒体质,急忙找到原本计划中的队友也是自己的好友——灵异小说家马龙,在名为樊振东的恶灵以实体出现的时候,马龙才被说服。

然而马龙也没有明确表态,张继科就随着他来到一家远郊的私立医院,在医院的住院大楼,张继科见到了疑似被邪灵缠身的女人,而马龙则告诉他,这个女人是她姐姐。



“她是上一次想要揭开庄园秘密地小组成员之一,却是唯一的幸存者。”

马龙也看向张继科,但显然眼睛里的情绪没有张继科那么隐蔽。

“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的姐姐。”



03



邪灵缠身也就是俗称的附身,被附身人体内的灵气会逐渐被邪灵吞噬,若是体质好的精神力足够强大的人还能抵御一二,而身体病弱者、情绪失控者和意志不定的轻生者最容易被潜伏的邪灵附身,虽然邪灵会捕食游荡的散灵,但大多数邪灵仍喜食鲜活的灵魂,才会有强大的邪灵攻击活人吞噬其生灵的状况。

病床上的女性显然被一只邪灵看上,她浑身瘦成皮包骨也是因为精神力即将耗尽,按道家说法是三魂将散只剩七魄,要不是这位女性还有求生的欲望,这么点水吊着根本救不回来。

马龙显然也知道一些事情,他看向张继科的表情让张继科觉得心里很压抑,好像他在暗示什么一样。

马龙确实是想暗示他。

“我去,是有不得不去的理由。”马龙看着张继科,“而你,你的未来呢。”

这里没有万一,唯一的亲人从凶宅归来后就不省人事日间消亡,马龙没有后路,他有拯救姐姐的心理需求,所以他才舍命要去,而张继科不同他太年轻,如果仅是因为夜间的噩梦,他大可以不要去送死,更不要变成他姐姐现在这个样子。

张继科自然知道马龙什么意思,他自幼一人生活,从未有过后顾之忧,如今他决定要去庄园,一方面是出于噩梦所扰,另一方面也是对自己太过自信,对樊振东太过自信。


—我可以吃了这臭东西,可是这样她就死定了—


樊振东指的是附在女性身上的邪灵,邪灵吞了她的魂,若是被樊振东吃掉,那女性就彻底救不回来了,虽然现在这个邪灵也不打算吐出魂,但是只要女性一天不放弃求生,邪灵就奈她不何。

“马龙。”张继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我比你想象的要能耐得多。”

马龙抬头看着他久久不语,他也不知道张继科此时的大义凛然到底是为了谁,如果他身为灵媒体质拥有者怎么也该清楚这个时候意气用事实在是很危险的。

“他确实厉害。”许昕靠在门上,至少他差点死在樊振东手里。“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厉害。”

灯又闪了闪,张继科耳边听到几声凄厉的尖笑,似乎在嘲笑他。

张继科没有回头,只看见病床靠着墙的铁支架床头多出了一双黑色的手,手是从床底伸上来的,却看不到其他器官,但张继科也不用多想,因为他发现脚踝上的紧缩。

沾着沙土的头发大量涌出来紧紧扎住了他的脚踝,正在往他的身上爬,床上的女性红着双眼看着她咧嘴笑得尖刺难听。

张继科丝毫不受触动,看看旁边由于看不见此时的状况而依旧平静难过的马龙和许昕,他心里也下了决定。

他对樊振东比了个口型,樊振东便从玉里现出邪灵形态。


—自找的—


樊振东的邪灵形态已经可以受他自己控制控,他此刻用扩散的黑影化成巨型骷髅,作势要吞噬床边的邪灵,而附在女性身上的邪灵受到极其强大的压迫,转身就打算冲回女性身体里去要挟张继科,却没赶上樊振东的速度,被硬生生扯掉一只眼睛,这才露出原型,却是一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白皮干尸,唯有头顶黑色长发密布,不时掉些沙子下来,此时被扯掉一颗眼珠和一块头皮,缩在床角。


—不许靠近他—


给予警示,仍要留它续命,樊振东没有吞噬掉它,只是把它从张继科身边逼退。

张继科见许昕向自己招手,好像是要叫他出去说话,量邪灵也不敢再造次,他拍了拍马龙的肩膀,就跟着许昕出门了。


在门外,许昕压低了声音说话,走廊上本有一些游走的幽灵,似乎因为跟在张继科身边的樊振东而纷纷避让。

“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许昕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侧头问张继科。

张继科看了他一会儿,才迟疑地点了点头。

许昕笑了笑,他过去曾经把初版检测仪拿到这边来试过,结果一开始确实是有点反应,在检测仪彻底坏掉之后他也就没法再找到证据了。

“许昕,你为什么非得去庄园?”

他是个有大学讲师资历的学霸,根本没必要把自己往危险的地方推,如果说许昕叫他出来是为了配合马龙说服他别去,那许昕这个更没有关系的人他去难道只是为了救朋友的姐姐?

许昕看着面前的空墙良久,久到墙后的一个上半身被烧焦的女性幽灵都被他缥缈的精神力吸引而走了出来。

张继科就这么看着幽灵慢慢挪向他,站在许昕对面,她弯腰凑近了许昕的脸,由于烤焦肌肉碳化而合不上的嘴流出黑色脓液。

“因为狂妄。”许昕看不见眼前几乎离自己只剩两厘米的幽灵,“我没有后顾之忧,早就把命搭上了。”

张继科听见许昕讲了他小时候寄养家庭里被邪灵报复引起的火灾,以及他被邪灵倒吊在屋顶上三天之后才被马龙他姐姐找到的经历。

“我是不是很莫名其妙?”许昕头往前一低,穿过了女性幽灵的胸。

“不会。”张继科抬手想拍拍他,却还是放下了,“你被邪灵攻击过?”

“小家伙,我被吊起来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许昕有意调笑他,显然张继科不喜欢他这么叫。

“没事,不妨碍我现在看见你被性骚扰。”

“蛤?”

张继科伸出手指指着许昕身前的空位。

“这里,你穿过了她的胸。”

许昕吓得猛站起来背靠在墙上。

女鬼凑近了许昕的脸作势要亲他,张继科看着许昕东张西望啥都看不到的样子忍不住喷笑,随后摆了摆手帮他挥散了女鬼。

“大蟒,我跟你很像。”张继科随着马龙的叫法叫许昕,许昕听着倒是觉得很顺耳。

许昕看向他,发现张继科笑得很高兴,满脸都是少年感,正符合他这个年纪,即便他所承受的要比普通人多很多。

“我们都是没有后顾之忧的人。”张继科说,“既然见过,你又怎么可能甘心呢?”

即便是近几年才开始把自己的研究课题搬上台面,许昕仍有自己的追求,他见过邪灵,知道那些东西的存在,受过惨痛的伤害,现在又怎么可能甘心就这么放过,要么把自己喂给鬼怪,要么我就用鬼怪成就自己。

“所以我不用劝你了?”许昕一部分出于自身的野心,一部分出于发小姐姐救过自己命,无论怎样他都是决定会去的,但对于张继科,似乎他又有为人师该有的劝导责任心,而此刻张继科却打算一句一句把他给说服。

“你放心。”张继科一挑眉,满脸傲气就差把鼻子翘起来,“我比你们要厉害。”



张继科和许昕回到病房,马龙正在接电话,床边的邪灵已经躲回床底。

马龙显然很着急,一边打电话一边到处走动,最后挂了电话,他面向许昕声音压低。

“他们已经去了。”

许昕愣了愣,问他那方博呢?

“他说他在学校,但是我估计他也溜了。”

“肯定溜了!”许昕一拍脑门,说起这个师弟,许昕真是要被他气死。

看着许昕怒气冲冲地打电话,张继科很不解地望向马龙,马龙招了招手,等张继科坐下之后开始语重心长地问他。

“许昕没有劝你?”

“无用功,而且你知道就算十个你们俩加起来也不够我和小胖打。”

马龙语塞,心里忍住对着轻狂的少年翻白眼的冲动,想了另外一种方式尝试着劝他。

“可是我们会给你拖后腿啊,你不如等以后找更……”

“马龙。”张继科手臂一展侧身搂住马龙的脖子,“你真鸡婆。”

这下白眼真的翻出来了,死小鬼。


“方博你他妈我说了你不许去!”许昕有些气急败坏,然而不凶一点这个家境良好的小师弟肯定又继续要吵,“你书都没读完有什么本事跟我去?!”

“凭你的检测仪是跟我一起做出来的。”病房门被推开,背着黑色大背包的方博站在门口当着三人的面掐掉手机。

方博脸色阴沉,看起来很像好几天没睡过觉,他驼着背,看起来累得不行。

一呆,随后许昕撸袖子冲上去要揍他,马龙急忙拦住说病房里能不能好好说话。

“你他妈知道有多危险吗?”许昕是方博直系师兄,甚至可以说方博考研都是他读博的时候带起来的。

“那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你让我对这些东西狂热了痴迷了然后要我别搞?”方博不服。

“我他妈让你去走考古!”

“我这不是在考古吗!”

两人的对话越来越低龄化,张继科一手喝停。

“行了!”他走到方博身边,看着方博的头顶,有个东西骑在他肩上,如果只看身形张继科可以说那是小女孩,但是却是一张瓷娃娃的脸,还是摔碎的瓷娃娃,脸上稀碎的瓷屑随着娃娃仰起转向他的动作陷入脸中,只剩黑漆漆的空壳。

“你背了什么。”张继科指着方博的包。

方博对眼前的弟弟明显很陌生,张继科直接这么问他的包让他觉得不是很高兴。

“没什……”

“下来。”张继科看没有脸瓷娃娃已经把手伸到方博的额头前了,如果不出意料,这是一个炼出来的邪灵。

众人一呆,包括刚刚拒绝开包的方博。

张继科又说了一声,下来,声音低沉似有精神力,把三人压制得无法动弹。

一片死寂过后,房间内灯丝烧毁,整栋医院陷入黑暗。

在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凄厉的尖叫声突然响起,不止张继科听见,其余三人耳膜被刺激地剧痛,捂住了耳朵。

“操!”黑暗中,张继科去揪方博的包,却发现揪到一手头发,恶心得他一退,转身去护住方博的头不让邪灵趁方博惊恐之际去偷吃他的魂魄,然而他突然想到床上马龙的姐姐,才意识到事情的剧变。

“小胖!他要吞姐姐!”

樊振东作为寄存灵除了张继科的意愿原本不能被召唤的,而邪灵久不进食对灵体的成型影响很大,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张继科很少把他的邪灵形态叫出来,然而此刻情况危急,樊振东刚刚在玉里就总想着要出来。

只见碧绿的玉闪过一道光,房间内凄厉的尖叫变得更加惨烈,原本附在马龙姐姐身上的白尸本只想慢慢吞魂,躲过了樊振东那一劫,却没想到方博今日带入了另一个炼成的邪灵,一进门它就知道要被啃了,躲闪不及,被邪灵咬住拖进书包内,而张继科刚刚揪到的,也就是它的头发。

马龙注意到身边的变化,勉强眯开眼看了一眼身边,零星的灯光下他看见自己的姐姐此刻正把眼睛拼命地睁着并且张着嘴好像在发出尖叫,他心下一惊,冲到床边去看姐姐的状况。

樊振东驱赶着两个邪灵,他本想吞噬掉方博背上的瓷童,却没想到瓷童要比他想象的能耐得多,白尸已经被啃得只剩半个脑袋了,如果完全被啃掉,那马龙他姐姐最后一点灵都会散去的,所以他扩大了覆盖面,打算一举吞掉两个邪灵,再把白尸滤出来。

瓷童发现樊振东要吞她,一边躲一边发出尖笑,她没有脸,张继科即便借着星光也看不清她的笑,然而他却发现了瓷童游走的轨迹,她的目标已经不是白尸了。

马龙发现姐姐的口中流出鲜血,抬头怒吼了一声住手,他不知道这会儿到底斗成什么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什么。

“不好!”张继科看见瓷童突然消失,转身就往病床奔去,“她要附身!”

樊振东拟出口态张嘴便咬。

不料,他们只想到了瓷童要附身,却猜错了要附身的人。

樊振东的一口咬掉了瓷童的一半大身躯,另一小部分却因为位置判断错误而放了出去,他们护住了病床上的姐姐,却忘记病床边还有一个人。

张继科眼睁睁看着瓷童冲撞向马龙,巨大的力量把马龙撞到身后的墙上,随后摔下来不省人事。

一切回归到静止状态,室内的灯也亮了起来。

张继科无力地向后一坐,骂了一句粗口。



tbc.


评论(31)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