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赛克

暂时是一条17,所有cp宁拆不逆。

好吃不过饺子(肖门獒

居然提早收到贺文!你!大伞伞!我甲醛儿!你真是太棒啦啊啊啊啊啊啊!【实话说肖门的氛围真的是一家人的状态,感觉写情景剧能写东北一家人那种篇幅了,我甲醛儿写的肖门獒真的太好吃了!欢欢乐乐的,有种不打不相爱的逗,实在太可爱了!!

甲醛ˉ继科儿型:

好吃不过饺子


*肖门獒
*一个男的也可以当媳妇的平行世界
*17酱生日快乐!!!!!030


2016年秋天一过方博马上又老了一岁。


不过从21到22的他并没有啥不同,反正……还是个单身汉一条。


晚上他生日聚会,除了一个班的兄弟们,他姥爷家大舅也过来看他了。


方博虽姓方,却还是肖家养儿子的套路养起来的。


肖家上面三子下面一女,因为三子均为收养,所以一人一性。肖战早年是跟部队打仗的,一生硬功夫,有了儿子也都通通送去当兵。


方博也没逃过去。


方博当了几年兵哥哥也快熬出头了,他现在要么往上跟他大舅一样升职加薪,要么学下面两舅回去自己愿干嘛干嘛。反正要一直卡在这里当个兵,才最蛋疼。


同班的兄弟们也都差不多一样的情况,知道他舅家有点能耐,他大舅来看他时,都避开两人,给个交谈的空间。


方博看着他大舅郝帅温和的脸,一阵感叹。怎么这种人看上去那么温顺怼起人来那么狠呢?他想想家里另外两个舅,又觉得在这儿的是郝帅太好了,要是另外两个爷大概连看他都不看。


郝帅来看他,主要是跟他谈谈他以后想咋样,还有家里是个什么意思。方博在里面基本跟外面信息阻断,有他做个线,也挺好的。


郝帅看自己侄儿的脸色,就知道这人喝酒又难受了,轻生问“方博儿?”


方博点点头,他虽然酒量不行,但事关他以后,脑子还是清新的。


自家人也不打什么烟雾弹了,郝帅张口就来“你咋想的?”


方博提着苦瓜脸说道“我也还没想好……想升天吧也不错想入地吧也挺好,就是……”方博嘟囔了一阵“不想再在这靠了。”


郝帅拍拍他肩,大男人嘛有些想法才对要是他真憋了郝帅还怀疑他是不是肖家人了。“没事还有几个月呢,慢慢想,不着急。好的是你不管干啥家里都还能出的上力气。”


看他皱着眉头,郝帅轻笑,似为了调整空气一样给他了一个惊吓“你还不知道吧?你那两个舅舅找媳妇了。”


“真的?!”方博这一声动静有点大,不少兄弟们都回头看他,他赶紧露出笑容“那也算是个好事”


听到好事一次,郝帅忍不住笑出来“是好事,他俩找个同一个老婆哈哈。”


“(゚Д゚)ノ?!真的??!”这声就更大了,几乎全员都在冲这边望。


郝帅还似不够,又补了一刀“哦这人大概你也认识,前几年还教过你们呢,那个张继科。”


“……?!!!!!”这冲击实在太大,方博儿羞耻的断片了。


张继科这人太有名气,想不知道太难。


他几乎是营里所有新兵蛋子的梦里情人。误会了,不是哪种梦,是那种这人好强好厉害好牛逼我好想成为他——大概每个少年中二时期都会有的。


为什么给人这种感觉呢?因为张继科经历太传奇,他年轻时就是刺头,那是还是目前总司令刘胖带他呢就把他赶出去一次,出去不要紧又得到了易指的指点,不禁回来还高升了,那时他的头又换成了肖战,后来从特部退回来也是说一不二响当当的人物。而且听说很多头都对他表示赞扬欣赏。


单看这经历 说不通的地方太多。一开始刘胖带他,他是要犯多大的事才把他忍痛退回?没点成绩回来居然还高升了这里又藏着什么秘密?在他特部那段时间风光两无甚至有藏獒的称号。


这些问题让男人的好奇心也调动起来,再合上现在最热门的屌丝逆袭套路,自己脑补上几个美女的感情线。新兵蛋子们口水流的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啊,恨不得下一秒就穿成张继科。


而张继科本人,则是带完方博这届就彻彻底底的退了。方博手机里倒是有联系方式,可在这儿也就东听一耳朵,西凑一阵风的知道他人咋样了。


也知道人家家里本身就很有钱,开了个it公司,日子很不错的。


方博不解,张继科怎么会跟做运输公司的陈玘,邱淑贞遇到。


总归是被他亲手带过的人,方博也算了解张继科一部分。这人行事狠那是在正事,私下里可是比谁都软,不计较。他再想想两舅的画风,深深的担心回家之后会看到一副土霸王强要村花的画面。


怎办,那时候是大声斥责这两不要脸得呢,还是偷偷安慰科哥呢?思考一下,还是后一种更美好啊?


其实方博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肖战年轻时跟着打仗,那是真上战场真刀真枪,他都是先躲,躲顺了才开始想怎么打。教自己儿子外孙也是,我先打你,你躲,躲会了再想怎么打我。从郝帅下来到方博,小时候从没有跟外人打收过伤,全是自家人打的。


肖家男人也就从小内心就有种被揍到憋屈的感觉,导致后来一群人外面看着温和,内心却有种怎么都压不住的狂。


郝帅和方博还好,剩下两个真是破了天的狂。用肖战的话说这两人真是臭鱼臭鸡蛋,臭到一块去了。小时候这两人就大杀四方,外战从没输。到了十七八他俩躺家里外面都有二流子来给送孝敬!后来终于去了营里,街道里个个流氓听到这消息低头痛苦,终于走了!但是没想到,邱大爷太不服管教老是去了没多久又被赶出来,二流子们每年总会有那么几天集体在家咸鱼,死都不出去。


后来两人彻底退了,又觉得老是这样不干事不行,合集合集开了个运输公司,后来有点积蓄又另开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


他俩怎么跟张继科相遇,就因为这公司。


其实他俩跟张继科渊源还是有的。张继科后来一直属于肖战下面第一爱將,很是宠溺。到什么地步呢?就陈玘和邱淑贞觉得,肖战心里从没体验过的父爱全给这货了。


最痛苦的莫过于张继科备战期间,那时真是被放心尖上,张继科无意一句话就会左右肖战一天的心情。好话还行,要是屁话,肖战回家后还是不痛快,连带的哥三全都不痛快。


那时候陈玘,邱淑贞就记住张继科了,想总有一天让着小子吃点苦头。可还没等他俩使坏 ,人家就彻底退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但他三是从没见过面的,意思有点像隔壁班的谁谁谁。


反正在处遇张继科的第二天,他哥俩已经有了娶媳妇的念头。


那天他俩收完‘孝敬’(打劫二流子们的)走着回家。陈玘想了想开口“要不……咱们也找个媳妇吧?”抢过邱淑贞手里的孝敬说“咱俩年纪也不小了,找个人凑合凑合。别再让家里愁了。”


邱貽可低头一寻思笑“你是馋人家有老婆了。”


陈大爷恨不得给他一脚“这不屁话!不跟老婆过,还跟你这货过啊?”


“啊”邱大爷愣了愣“要不……咱们也给肖爹找个?”


陈玘笑了“你去说?”他问。


邱貽可满口答应“我问就我问,现在有钱给他找个小老婆这成。”


晚上还没吃完晚饭邱貽可就被揍的连滚带爬的跑出来了,肖战拿着棍子在后面戳他屁股,气的不行。


邱大爷跑到大门口一把把门抵上,冲里面喊“别生气了!”


肖爸老当益壮的用棍子敲敲门“来啊!跟我溜溜!”


邱貽可看着在墙上快笑咯屁了的陈玘回喊“别啊!您都那么大年纪了!出事了咋办啊?!”


肖爸砸门的声音更响了,邱貽可狂喊“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爹!不改给你找小老婆!你看!这不是我俩想找个老婆想起您来了吗?”


肖战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你俩要找老婆?”


陈玘坐墙上开口“恩,是想找个人了。”


肖战看了看陈玘,气消下去不少,还是硬着口气教育“那快把你俩这臭脾气改了!这么胡闹腾!谁喜跟你俩啊?!”


他说完背过手去慢悠悠的回去了,嘴里还不停“一个个都没科科听话。”


邱貽可瘫哪儿翻了个白眼,就没他张继科不好的地方。


然后第二天这白眼就送给了真人。


陈玘邱貽可本来是去看戏的。两个商人去参加政会,不就是陪客吗?看一群人扯皮聊天,而且还半天出不来一个结果。


关于为什么要参加这次会议呢?其实是官方下达的新命令了,要搞体制。但什么体制?你可以自己定,定好上报。


以中心医院为首的市级医院全都想搞画片制,往南是谁,往东是谁。可这下专科医院就没了饭钱,转科医院当然不同意啊!于是就扯皮。


为啥陈玘邱貽可张继科也要去呢,因为他们都是作为医疗生产厂家的头头去的,这厂家跟哪个医院合作愉快就支持哪个医院呗?


总之,怎一个乱子了得。


陈,邱大爷是本着浑水摸鱼的想法去的。张继科不是,张大爷内心的正义小宇宙熊熊燃烧,非要治治医院的风气。正好他还真有实权,在这个会上可真是怼了不少人。


陈,邱大爷看着人家张小哥的发言,从他那小嘴到小腰,从屁股到胸,最后再看人脸。反正他说多少这两人都不准备给他签名了。这名啊签了不一定有效,但不签是一定无效的。


然后这两爷碰了个杯,各自打个通电话,叫手下人去跟每家医疗公司都交易,稍微送点钱没关系,最好在透露点‘消息’。


浑水才能摸鱼,场面越乱这张小哥才越能啃到不是?


恩,媳妇找到了,鼓掌开心。


两人相互一笑。


End


里面所有事别当真啊……写的感觉不好玩…………

评论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