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赛克

暂时是一条17,所有cp宁拆不逆。

【蟒獒】那个唯一(AU一发完)

无关真人,网台同事线——主编蟒X主编獒,AU不明显系列……

好的没车,也许以后会有后续或者前传开个车,难得我蟒獒居然不开车……

很久没写东西了,最近17在经受人生的重大起伏,很抱歉一直没有更新。

此片伴随曲,戴佩妮的《你要的爱》,那种轻柔里的内心戏总是很打动我,希望能给大家带去点欢乐。

以下为文笔渣渣在消极期的喜剧作品,望大家包涵。

===================================

那个唯一


1


依赖是一种习惯。

往往习惯不止规定于清早起床刷牙挤多少牙膏上,也不表现在漱口的次数上,当放下牙刷和漱口杯本能地抬手要整理发型时,就知道自己做这个动作有多顺手了。

眼下,张继科手举在半空抬也不是放也不是,他并不是要为自己整头,毕竟现在的姿势仿佛对面应该有的人才是他要整理的对象。

分手前他跟许昕向来这么给对方整头发,每天都是。


说起来。

分手的日期也不远,就在三天前,也就是上周五。

分手的两人也并没隔太远,同个公司隔了个办公室而已,马上要上班了自然就要见面了。


空气中有牙膏的味道,然而并未给卫生间带来更清新的气质。

一边用手给自己的头发上梳点啫喱,张继科还一边哼着记忆中的小调,他选择对自己的惯态视而不见,毕竟这个时候还这么藕断丝连的模样并不好看。

他看着镜子,镜子里的男人歪着嘴角想要笑出风采,然而效果不佳,只能自惭懊恼。

做作。

他这么评价此刻的自己。



清晨出门就堵车是最影响心情的几件小事之一,张继科忍不住小小砸了下方向盘,却没有砸出喇叭的声音,只有一声闷哼,正如他此刻的心情。

汽车与汽车中间隔着半个手臂的距离,堵出脾气的司机纷纷下车一边用手给自己扇风一边集合着其他司机抱怨,整个马路哀声怨天,让张继科看得很累,于是他开始放空自己在驾驶座上瘫会儿。

以往这条路他也没怎么堵过,毕竟他俩总有一个能早起来把另一个蹭醒,然后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许昕的公寓离他很近,追他那会儿就经常往他家蹭饭,直到后来被追到手两人才同居。

眼看自己这条车队纹丝未动,然而左边的车队却缓缓动了起来,这种时候大部分人都会忍不住那点儿糅杂紧张和恼火的情绪而在心里骂前面的傻逼。

张继科往前瞟了一眼,决定继续瘫,就这么歪着头看着旁边的车辆慢慢地走过,正好可以打个瞌睡。

然后他就看到了许昕。

许昕坐在隔壁豪车的副驾驶坐上,与开车的美女同事聊天。

日!

张继科从未像此刻一般希望左边的车队快快畅通好走。

然而神更在乎他之前的祈祷所以给了他个惊喜,他刚日完的车就在他正左边停了下来,连车窗都是几乎平行的。

要说生活总是那么充满戏剧性,张继科默默把瘫向左边的脑袋缓缓转开,他也没料到自己现在的反应居然是这样的。

然而转过去之后不久他又不服气起来。

说了和平分手的,这是要躲谁啊。

把头转回正面,手指甲却开始找分心点抠起了方向盘,前方偶尔传来几声高亢的喇叭声,听得人心里好似有沸水翻滚。

许昕女人缘好,这个张继科知道的,从他刚进公司那会儿就知道了,毕竟连自己的秘书都开始参与了野性和雅痞两个栏目主编孰更美的八卦话题,所以这会儿泡上公司里的白富美也正常。

许昕口才很好,不论是述职报告还是数据分析,在他嘴里似乎都是动听的故事,即便再复杂的创作意识经过他的分解都能很好地传达给下属,连拐情人也特别有招手即是风云的一套,张继科认可过这点。

许昕……

张继科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路,他发誓如果再回忆更多有关许昕的那些事儿,就立刻下车去旁边问好。


“巧了,科子。”


张继科默默转头,看着许昕在他车窗边敲他的窗户,还喊着他的昵称。

这会儿他的表情一定很僵硬,甚至比手中这个捏不爆的方向盘更僵硬,然而他没犹豫,按开了车锁,看着他绕过汽车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



2


…………

…………

统计做完没?

卧槽我忘了!

…………采访稿呢?

这个弄完了。

这个我忘了。

…………

…………



道哥喂了没?

…………

你不会吧早上你又忘了?

不会我记得我出门的时候给爪爪碗倒了不少狗粮。

爪爪碗不是被我们踩爆了吗……

…………



你头发有呆毛。

蛤?



张继科,我不想……

哎车动了你快回去吧。



3


向来同出同入的两个主编——一道风景线今天居然是分开进来的,秘书惊愕地接过张继科抛来的衣服给他粘掉几根不易发现的狗毛,主编脸色不太对,不知道是不是犯低血糖了。

“头儿,喝葡萄糖么?”

张继科摆摆手,他只是因为堵车时间过长有点精神上缺氧,所幸今天的活是审稿,他能堆积起来在办公室慢慢熬,如果今天是采访日那他绝对在车外面就先呕吐了。

唤来纸笔,张继科草草地在纸上写了几行字,然后让秘书按纸条拟个稿件。

小秘书看了眼纸条,说主编这稿子你不是写完了吗,周末发邮箱了已经。

张继科揉揉太阳穴,说再写一份备用。

秘书点点头去给他拟稿,张继科眼睛就盯着桌面上刚刚插回笔套的钢笔被窗外射进来的仅有的一缕光线青睐,光线亮堂堂黄澄澄的,让他感觉笔身都要被晒暖了,伸手一握,果然很暖。


台里要开设新栏目主要培养新人才,上头也有意让张继科多接管一个当总编,被叫到台长办公室时张继科一脸倦意,也就他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打哈欠。

“统计完表格数据了没?”台长对他向来不着急生气,完全做到心平气和地问他。

张继科还真被问得愣了一会儿,要是以前,许昕固然会帮他一起做出来然后交上去,不过现在可不好说。

门开了,许昕拿着两叠表格进来了,一看张继科也在,知道他小计谋穿帮了。

张继科看着台长朝许昕招了招手,而许昕则心虚地从门外默默进来,想骂他没出息。

你们对要开栏目的事怎么看。

台长亲自给两人倒了茶,毕竟是一手带大的两个精英,新项目的事情也就这两个人最有话语权。

“开吧,台里很久没新人了。”许昕用食指蹭了蹭鼻子,眼神忽闪。

张继科嗯了一声表示认同,然而他这会儿似乎没什么心情接这个担子,旁边许昕和台长的对话他也听不清,早上的思维浆糊到现在还粘腻在脑花的沟壑里,许昕的才华许昕的能力许昕的业务许昕的一切一切似乎都在眼前一一排列,一会儿人字一会儿一字。

“张主编,怎么样?”台长忍住伸手去揉走神张继科的脑袋的欲望,这家伙现在这么没大小都是自己惯出来的。

张继科表示支持上级,随后发现旁边许昕的眼睛顿时变得亮亮的,就好像一个月前他俩野游时看见的星空,颗粒分明,璀璨耀眼,然而许昕却说张继科的眼睛像那片倒映星空的湖泊,深邃不已,比星空要更美。

“那说好咯,我们一起干。”

“蛤?”



5


下午下班的时候张继科特意在许昕办公室前走了两三遍,也没见有人出来。

跟许昕谈恋爱,两个人都像小孩子,互相依赖,忐忑彼此的忐忑,张狂彼此的张狂。

分手的原因也很幼稚,那就是觉得自己太不成熟。

张继科苦笑着把自己的办公室门锁上了,没想到今天居然是自己最后一个。

就像魔咒,车内的张继科满脑子还是过去的点点滴滴,想起许昕追他那会儿在还是小公司的网台里呼天喊地搞得人尽皆知,想起一开始自己被一车花吓到在公司门口暴揍许昕的动静,想到许昕怎么每天给他送食材和菜谱提出创意菜的合作申请,想起许昕喝醉酒赖在自己家里不肯走压着他亲之后就留了下来……

到家了,他都忘了看一眼许昕的公寓,可能是因习惯吧,他依赖惯了那种亲密和熟悉。

分手的第三天,工作日的第一天,他还是受影响了。

心里的不舍化作冲动,拿出手机开始拨号,快捷键1就是许昕,而许昕的手机上快捷键0就是他。

打通电话那一刻许昕就接起来了,张继科心里甜滋滋的,没有那该死的忙音。

“科子,我……”

声音沙哑忽然消失,张继科一脸懵逼看了看周围。

他已经浑然不自知地进了电梯按了楼层,这会儿信号为零,十几楼的高度变得跟从深海浮起还漫长。

手机画面一直在通信状态,张继科默念着许昕别挂,移动联通电信都要好好的。

电梯提示音响的那一刻通话就因为信号阻断自动关闭了。

电梯门开启,张继科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真他妈傻,我家的傻子,我一家傻子。


“科子!我买了鸡!”



谁是你的那个唯一?

原谅我怀疑自己。



FIN.

=============================

你要的爱 - 戴佩妮

词:戴佩妮

曲:戴佩妮

虽然经常梦见你

还是毫无头绪

外面正在下着雨

今天是星期几

But I don't know 你去那里

虽然不曾怀疑你

还是忐忑不定

谁是你的那个唯一

原谅我怀疑自己

我明白 我要的爱 会把我宠坏

像一个小孩 只懂在你怀里坏

你要的爱 不只是依赖

要像个大男孩 风吹又日晒

生活自由自在

虽然不曾怀疑你

还是忐忑不定

谁是你的那个唯一

原谅我 怀疑自己

我明白 我要的爱 会把我宠坏

像一个小孩 只懂在你怀里坏

你要的爱 不只是依赖

要像个大男孩 风吹又日晒

生活自由自在

我明白 我要的爱 会把我宠坏

像一个小孩 只懂在你怀里坏

你要的爱 不只是依赖

要像个大男孩 风吹又日晒

生活自由自在


评论(14)

热度(200)